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照片相册 >> 正文

【江南】我的僵尸男友(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布谷——布谷——

黎明前的原始森林一片死寂般的沉静,我和青儿手牵着手在这影影绰绰的黑暗里摸索,虽然不明这里真实的地理状况,但是在暗夜里这里的环境看起来更加阴森可怕,这里很早就流传强悍过任何凶险地带的一片原始森林,虽然没有什么洪水猛兽,可是里面的确好像有近似于外星人的不明生物存在,传说中进来者无一生还。

国家派专业人士进去扫荡也是踏进去后没个踪影,想动用高科技把它夷为平地,又舍不得这片葱绿,所以坚决杜绝行人入内,周围竖着牌匾:内有不明生物存在,闲人免进。这么着这些年也相安无事,没有发生什么伤亡的事件,所以有关部门也就没有声响在去招惹它们了。

好像林内是另一种国度,或者说另一种异度空间似的,人家的态度明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此时此刻我们两个被丢进这个充满着凶险的空间里,触犯了人家,这还不被哈吃咯,所以头脑里再不乐观些等于散失了斗志,更别说战胜险境走出这片弥漫了,所以我们必须提起十二分的警惕顺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希望能走出这片郁郁葱葱。

“雪儿姐——我好怕啊……”

“别怕!别怕!这里什么也没有,就是黑点,你把此地当成我们家里的漆黑花园吧。”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努力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脊背已经打着冷颤了,浑身的汗毛早已根根直立,该死的太阳怎么还不出来呀,就吝啬的给几颗启明星,连老天也和我们作对吗?我乐观的认为不管这里是什么生物,它们不至于对手无缚鸡之力且貌若鲜花般的女子起杀戮之心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要它们有灵性或许就不会对善良的我们下毒手的。

“雪儿姐,我们真的能走出去吗?”青儿没话找话,我明白她这个样子是给自己心理缓解恐惧感,她岂不知她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暗夜里更让人容易惊慌。

“能的!不要瞎想嘛,只要有信心和勇气,我们一定能走出去的。”该死的表哥为了侵吞我们家的财产竟然使出这么阴险的招数,用迷药把我们迷晕,派他的手下用直升机把我们丢到这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让我们两个小女子自生自灭,真够狠毒的。

人心不古蛇吞象呀!怪不得爷爷临终时不放心把他花费了一生心血创办的公司交给我,可是又没有更合适的人选,爸爸妈妈贪婪大自然的美景出游途中不慎出了车祸早早的去了天国,姑姑家眼巴巴地望着诺大的公司流口水,可是爷爷偏不让他们继承,爷爷说不想让自己的公司被他们改了姓,老顽固呀,临走那一刻还喋喋不休的提醒我防范着表哥,一再嘱托不要让表哥进公司,更不许与他们一家子打交道。我一直认为爷爷的话是多余的,表哥和我们本是同根生,看来爷爷是有见地,知晓他是蛇血心肠,是我经不起他的花言巧语,看不得他被人追打的落魄模样,想给他些温暖,让他做我的助手赏他一口饭吃,没想到竟然是引狼入室,引火烧身。

爷爷的行为触怒了表哥,表哥记恨爷爷,竟然绞尽脑汁假装落魄接近我是为了从我手中夺走爷爷的一切。青儿原是一个孤儿,比我小两岁,十岁时被爷爷收养,和我一起长大,她了解我们家里的一切情况,表哥怕她走漏风声,竟然将她一起毁灭,消灭一切证据,出去好对有关人士交代我出国居住了,公司交给他打理,神不知鬼不觉就接手我们家公司,是我连累了青儿,为了青儿我也要尽我所能的走出这片被人们传颂的死亡森林。

“雪儿姐,我们歇歇吧!”青儿乞求着,我们的确累了,望着北斗七星已经不知道走了许久了,我的牙齿不争气的发着抖,我不想告诉青儿,也许我们真的会被这里的不明生物给灭了的,即使不会被什么不明生物吞噬,也会就这么一天天的饿死在这里,此刻我才明白食物的重要性,要是有一只烧鸡我想我会连骨头都吞进肚子里的,如今的我们真的是又饿又冷啊,所以我感觉只有不停地走着才会有生的希望。

咕咕——

正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一声怪叫,淹没了我们胆怯的声音。天空也渐渐有点儿明朗起来了,景物清晰的呈现于眼前,这里枝叶繁茂,绿树成荫,地上不知名的植被开着鲜艳的花朵。

“好美啊!”我不自觉的惊叹这美艳的景致,如果没有什么恐惧物种,来这里踏青休闲度假还真的是个好去处。

“雪儿姐,你有没有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青儿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我不自觉的四处张望,没有发现什么不详的物什呀,就是出奇的静,静的有种落叶可闻的感觉,连我们两个出气都感觉得到,难道这就是静中要爆发什么不详之物,我的内心一阵阵颤抖,刚放松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惶恐的四处张望。

紧张之际,地上不自觉的裂开了一道缝,完全没有回过神来,我们好像失去了地心引力,随着一声惨叫——

啊——我们掉了下去,原来我们踏进了谁设计的机关里。

“救命呀!救命呀!”降落的过程中我们还是大声的叫喊着,虽然明知道不会有好心者相助我们,更不会有110来搭救与我们,但是我们还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大叫着,也许以此来减轻恐惧感吧。

嘭——我们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痛的我们呲牙咧嘴的,泪水如小溪般的流了出来。

【二】

搓揉着摔疼的身体,片刻的情绪稳定,哇!这里宽敞明亮,竟然是一个大厅的过道,哇!地下宫殿!忽然我被吓了一跳,只顾瞅景致了,没想到前面两根树桩子一样穿着古装呆头呆脑的人在瞪着眼睛瞧我们,真的就好像闯进哪个憋足的剧场里,这两只呆头鹅只是刚入门不会表演、没有表情的门外汉,嗨,原来这个森林里还住着人,还这么喜欢娱乐竟然在唱古装戏没来得及卸妆就来捉我们,看来相见不如偶遇,我们还可以欣赏一下这里的人的文化素质。

“你们好!”我客气并礼貌给他们打招呼,谁让我们闯入人家的地盘了呢?谁知道人家架子大理也不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铁青着一副臭脸毫无表情,只简单的用手摆了摆让我们跟他们走。

我拉住摔得直流眼泪的青儿跟在他们后面向大厅里走去,只要有人我们不愁走不出森林,什么进了森林无一生还的,那都是人们以讹传讹吓唬人而已,我们两个小女子要改写历史新篇章,求他们帮助一定能走出这让人闻风丧胆的地方。

意料不到的是我的乐观太早了点,踏进大厅,我们惊呆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一个色——铁青着脸,就连小孩子也没有表情,僵尸!我的大脑里立即浮现出一个陌生的只从电视里看到过的词汇来,曾经认为电视上所演的僵尸是空穴来风,无聊的人杜撰出来娱乐观众的,原来这世上根本没有的东西竟然实实在在的存在着,难道我们进入了古墓?

这里空气稀薄,亮若白昼的大厅根本没有照明设施,仔细看才发现靠的是头顶的夜明珠。这里足有一二百人,统统都穿着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衣服,齐刷刷的站在大厅里,好像还有一个总头头坐在那里,他们是有秩序有纪律的,天呀!他们不会把我们撕吃了吧!这么多人,我俩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从电视上看到的僵尸可是撕一个人就如抓一只烧鸡撕着吃似的,很恐怖的。

青儿已经吓得摇摇欲坠了,大不了一死嘛,我心里着实也怕得要命,恐惧归恐惧,既来之则安之,我依然死猪头不怕滚水烫的打量着这些稀奇物种,希望能找到突破口说服他们放我们出去,我们也不想打扰他们的清净,实属逼不得已才为之的。

“带上来!”还有个会说话的,这就好,能沟通就行,我会搭上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给我们解脱的理由的,如今我就是脊梁骨,青儿毕竟小,我不能看着她陪我一起殉落。我和青儿被推推搡搡的推到那位首领面前。

哇!还有一个真正的人类,此人看上去十分年轻,手掌修长,肌肤如玉,隐隐有晶莹的光芒闪烁,年岁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吧,一头耀眼的红色短发,穿着现在服饰,只可惜了那副帅气逼人的酷面孔了,没有表情,也许是在僵尸堆里待时间久了被同化了吧,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他有那么点儿微笑我想此时的他就是潘安再世的帅男了。

“快说!你们还有多少人准备侵略我们。”话语冷冰冰的,不光话语寒冷,我站在距离他两米多远的地方感觉到从他嘴里呼出的冷气就如夏日坐在空调口一般,令周身直哆嗦。

“哪有什么人侵略你们呀,大哥,我们是遭小人陷害被丢进这里自生自灭的,就凭我们两个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赤手空拳的弱女子有那贼心还没那贼力气呢,况且我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侵袭你们僵尸玩,这说出去也太荒唐了吧。”切!要脑袋不是思考问题的,摆设嘛,我开始为这里的僵尸担忧,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们都不会考虑,以后还如何保护自己的家园呀?人有人的尊严,兽有兽的尊严,僵尸也该有自己的尊严,有他们的领域,这方面我对他们没有观念意识,不会歧视他们的。

“不能放松警戒啊!”红头发帅哥有见识的手一挥,下面这些僵尸宛若机器人一般很短时间都离开了大厅,进入四通八达的迷宫不知去向,原来这里竟然是地下迷宫,在上面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有生物存在,看他们都这么听这位帅哥头领的话,还真的是难得,什么生物都是有个生物链的,一物克一物,生生相克,要不然这个世界哪会这么平静呀!也许这位头领有他制胜之法宝,看这里的呲牙咧嘴、人高马大的僵尸也这么毕恭毕敬听命于他,他真的看清我们属于软弱者,不用防范才退掉那些手下的。

我俩傻傻的望着不知道他如何处置我们,虽然我们真的不是来冒犯人家的,可是着实是无缘无故闯入人家的领地,如今真的是砧板上肉随人家心情咯。

“你们能告诉我外面怎么样吗?”虽然红头发僵尸很冷,但是他的眼眸里浮现出一抹凄凉和善良,也许他也有难心事吧,俗话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有语言就会有感情,有感情就会有不得已的烦恼。

“外面也有你担心的人吗?”我读出了他眼眸中的担忧,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实话告诉你吧,我叫君若,就是十年前进来消灭这些不明生物的唯一幸存者,被僵尸咬了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僵尸,如今做了他们的头领,他们也很听话,如果外面的人不来侵犯,这里的僵尸也绝不会出去伤人,你们的话我信,我不会做违背道义的事情,一定安安全全的送你们出去。我看你们也是善良之人,我想求你们一件事情,出去后好好照顾我的妈妈,妈妈只有我一个儿子……”他想说什么可是欲言又止,郁闷的低下了头。

“你干嘛不亲自回去看望妈妈呢?”我乃善善之辈看不得人家母子分离之苦,人家难过,我也会痛苦的。

“我回去过,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可如今我这个样子又怕吓着妈妈,更怕妈妈知道了伤心难过,所以我一直在期盼能遇到一个人,把妈妈托付给他,已经盼了几年了,没想到天上还真的掉下来个林妹妹,还两个呢。”

“呵呵。”他的幽默让我忍不住笑了,胆怯也消除了,“如果我们活着出去一定会照顾你的妈妈的,把她当自己亲妈妈孝敬。”我说的是实话,我没有亲人,虽然有个亲姑姑,但她们那一家子却不是什么好鸟,而是冲着我手里的财产而已,况且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这个我懂。我犹豫片刻为难的说:“可是我们出去真的能存活下去还是个未知数……”我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原封不动的告诉了他,他听后很是气愤,暴怒之际,他露出了本来面目,他若那些呲牙咧嘴丑陋无比的僵尸没什么两样,我们一哆嗦往后退了两步,瞬间他又恢复了帅气的摸样。

“吓着你们了吧!所以我不敢回家,妈妈胆小,如果看到我这个样子会吓死的。”虽然他是僵尸,可是他的身体里流着正义之气,有什么好怕的,比之那些人面兽心的家伙可爱多了。

“没事的。”我说着又向前走了两步,离他近了些,我想给他一种亲近感让他打消我胆怯的心理,他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善念,我也没有理由给人家一种小家子气吧。

【三】

在这里呆了些日子,我终于看清楚了僵尸的真实生活,生活上虽然是不见天日,食物上更是不敢恭维,都是活物,蛇啊,虫子啊,蚂蚁啦,老鼠啦,很是生冷野蛮。不过他们在君若的带领下有规有矩的和睦相处,比之有血有肉生活在光天化日之下,吃的是美味佳肴的人来说更有人性,他们之间是和平的,没有金钱权利的相争,更没有闲情逸致去算计残害同类,平平淡淡的度日,安老本分的修行。

人们常说,人烟也就是所谓的有人有烟火才算人类,作为僵尸的生活是构不成人类的,因为他们没有烟火这一明显标志,他们的吃食和动物没什么两样,所以不能算作人类,可是这里空气清新,溪水潺潺,鲜花盛开,阳光明媚,一派和平景象,看惯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忽然来到这个和平的地方,感觉就是人间天堂,世外桃源般的美好。说真的,我真想忘掉尘世的繁华喧嚣在这里安家落户,他们睡觉我活动,他们活动我睡觉互不干涉。

半个月后,君若安排了这里的一切生活,他要带我们离开这里,送我们回到繁华的都市,说句良心话,我已经眷恋这里的一草一木不愿意离开了,这些天我都被这儿的花香鸟语给感染了,更被这里鲜嫩可口无有公害的的水果给弄得一步也不想离开了。可是君若他同情我的遭遇,想出头为我主持公道,他虽然已经沦为僵尸,但是他与那些古墓里的僵尸:神出鬼没行无踪,飞檐走壁千里行;白天默默地下藏,静夜悠悠做琴声的状态不同。他可以走在阳光下,行在清风里,只是他没有表情、没有温度,整个一冰冷蜡像,虽然他的心是生冷的,表情是僵硬的,可是他的心念是火热的,善良的,平和的。

湖北羊角风医院
急性癫痫治疗费用高吗
青少年癫痫的治疗误区

友情链接:

无功而禄网 | 指甲盖有坑 | 海湾战争全史 | 不灭仙枭 | 立拍得相纸 | 丝袜性感 | 鬼片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