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于康悦悦 >> 正文

【军警杯★小说】情人节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2月14号,情人节。

女人也知道今天是浪漫情人节,但她必须为家里的三餐负责任,她必须去市场买菜。要是平时,她此时或许在家里呆着,但今天不行,家里除了腊鱼腊肉和香肠,再无其他新鲜菜蔬。况且儿子在家吃,她不能像平时两个大人时的午餐,随便而简单。

早已过八点,整个小区依然很寂静,几乎还没听到行人的脚步声。女人心想,今天情人节,人家都是出双入对的情侣,自己大清早的一人出门是不是有点太不对劲?转又想想自己已人到中年的半老徐娘竟还生出年轻人一般的幼稚可笑的思维,女人就笑了。

女人的心坦然了。她的他正鼾声阵阵的做着周公的梦,他是没机会陪她买菜的,而她注定没这样的福气。好在女人已习惯了也喜欢这种“财长”兼“总管”的大权在握。那是男人封给她的“官职”。

女人的小鸡肚肠纯属多余。街上的行人都很稀少,更何况牵手相依的年轻小情侣。他们正春眠不觉晓呢。

孩子的喉咙有点不舒服,女人买了几个清淡的菜。又到卖春卷的摊前看了看,上次女人买了八块钱的春卷,一家人吃得意犹未尽。这次女人买了鲜肉、地菜、春卷皮,决定回家自己包春卷。反正周六,一家人都在。拎了两大袋东西,女人往回走。

走到一个拐角处,女人远远望见一个熟人,一个年纪和她相仿的中年女人正朝她走来。那女人身后是她的儿子和老公。女人微笑着寒暄点头,打趣道,一家人都出动了。

那女人也微笑招呼着,走开了。

心细的女人分明看见洋溢在那女人脸上的一种发自心里的满足和幸福,抑或还有一丝傲气。她,走在家庭队伍的最前列,像一个神气十足的领导,她聪慧懂事的儿子正一边走,一边埋头扒着碗里的面。她的老公,那其貌不扬的中等个的男人,心甘情愿的对自己的妻子言听计从、马首是瞻。他沉静平和地走着,构成这个幸福家庭最重要的一环。

女人拎着菜慢慢走着,心想,这是个幸福的女人。一个女人的幸福到底源自哪里呢?一个朴实憨厚、贴己、爱家顾家的男人,一个聪明懂事、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至少不会为一日三餐发愁,有一定的积蓄。

女人一路走着,一路想着,碰到的女人给了她很多的想法。她觉得自己好像也是幸福的,至少她认为是这样的。她从不羡慕别人什么。她觉得自己过得好就是过得好,是一种内在心灵的感受,一切外在的东西的比较都是不值得,不屑于的。

午饭好后,男人才从被窝里爬出。充足的睡眠使男人的脸看起来很是俊朗。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女人很喜欢看自己的男人。她暗中观察着他,他的胡子好像有点长,要刮了。

很简单的菜,一个豆米炒三丁,一个腊肉酸辣菜苔,一个青菜,外加一个汤。男人天生食欲好,呼啦啦的三下五除二,三碗大米饭下了肚。吃得舒服,吃得可口,肚子饱了,他的赞美声又从嘴里飘出来了,

哎,老婆,你炒菜的手艺越来越高了呀,菜的味道也越来越好吃了。

女人哈哈地笑了,

真实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软。吃了人家做得再简单不过的一顿饭菜,好话大话拍马屁的话全出来了。

不是不是,我说的是真的。真的很好吃。你说是不是?男人说完转向桌边的孩子。

那孩子正吃得欢,一边吃着一边“唔唔”着算是回答了他的父亲。

女人依然面带微笑地看着男人,看他还有什么样的好话连篇。

哎,吃完了我们一齐去给你买花呀,今天情人节么。

哟,你还记得呀,我以为你一觉睡忘记了呢。女人笑道,算了,买什么花呀,都老夫老妻了,我都怕人家看见了笑话。

哎,去买。怎么不买呢?顺便把干洗的衣服拿了。男人一脸坚决不容商量的余地。

女人小声说,哎,不买吧。你要我把花拿着走街串巷的,我真的不好意思。人家会笑的,‘瞧这对老头儿、老婆子,都老什么样了,还学着年轻人的样讲浪漫,过情人节’。

说完女人忍不住呵呵笑了。

男人依然坚持着,去买。不怕。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男人使劲坚持着,女人也不好说什么了。她欢喜的问,那我们先买花还是先去拿衣服?要不你就买一朵,我拿着我不会不好意思的。

男人说先拿衣服吧。

好!女人应和着,先拿了衣服,然后我们转一圈,到花店去。还可步行锻炼一下呢。

商量好,两人交代了孩子,出了门。

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压低嗓门说

老都老了,还过什么情人节呀,还买花,别人会笑的。

不会的,男人扭过头,一脸的笑模样。

今天肯定很贵的,你要买就只买一枝啊。

不,买一束送给你。

啊,女人大惊失色,那太贵了,我不要!就一枝啊。

女人似乎在央求了。

顺利地拿了衣服,两人一同拐进一条小巷转入另一条街道。道旁有多家鲜花店。女人拉了男人进了一家有点熟识的店里。

门口摆放着好多束扎得很精致的花束,淡淡的清香在空中弥漫。

女人指着插在花瓶里单枝的红玫瑰说,就买一枝那吧。

男人却看向一束红玫瑰和百合扎就的花束,向卖花女子问询着。

女人急急拉了男人,

哎,那太贵了,别买。我就要那边单枝的,就一枝就行了。

男人坚持着,那怎么行,买就买一束!

不行啊,女人急得直跺脚。那太贵了。都老得像麻花了,还买那贵的东西干什么,有那个意思就行了。你的心意我领了。我就要一枝那边的红玫瑰!

男人依然不依,看准了120元一束的玫瑰和百合扎的花束。

女人依然着急着,阻止着男人,男人依然我行我素着。

那卖花的女子也不失时机的在旁边说着,一年就一次么,买就买好的吧,这已经很划算了,单枝的玫瑰都十元一枝呢。这一束里有十一枝玫瑰,十一枝代表着……

女人示意男人别买,但男人铁了心要买,女人急得没办法。偶然看见隔壁花店的一女子正奇怪的看着这边,似有一丝取笑。女人便不再坚持了。最终男人以八十元的价格买下那束花,亲手送到女人的手里。虽然女人不想太奢侈,但既然男人买了象征着爱情幸福的情人节的花束送给自己,女人的心是无限欢喜的。她喜不自禁的抱着花束,护宝一样的,拿到鼻前,轻轻地嗅闻着,

啊,好香啊!

她回眸深情地看着男人,轻轻地说,谢谢你!

男人搂着女人的腰,脸上始终是微微的笑意。两人一齐慢慢走着。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大街上人来人往,人们在大步走着。在斑马线的这端,女人看见迎面走来一个女孩子,面含微笑,望了自己一眼。女人感觉那眼光里有羡慕也有祝福。

在斑马线上,她怀抱着鲜花,脸上洋溢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她还在嗔怪着她的男人太大手大脚,男人始终微笑着,他注意到女人的嘴角始终未曾合拢过。她总在开心的笑。

女人感觉身边的人似乎都看着自己,两旁的公交车伫立着,满车的人好像都在为自己行注目礼一样。她的心有不着边际的开心和迷惑。

女人捧着鲜花,被男人亲密的拥着走着。迎面她看见许多单独行走的女子向她投来的目光,她都有点害怕自己是不是太幸福,这样会不会招致别人的嫉妒或白眼。

路过大院的门口时,摆摊的女子大声揶揄着,哟,记得去年情人节好像是两朵,今年一下买了这多的花。女人微笑着没说话,男人呵呵笑了。

还好,在院子里并没碰到熟人,女人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

回到家,女人郑重的把花束插到花瓶里,放在茶几上。拉近椅子,深情仔细的端凝着眼前的花束。

男人微笑着看着女人,女人也微笑着回望着男人。

谢谢你。女人轻轻的说。

不谢。这是情人节我送给我的情人,噢,错了,应该是老婆的一点心意。女人补充了一句,情人似的老婆。

你愿意永远做我最亲爱的老婆吗?

我当然愿意。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老婆。

嗯。

嗯!

两双手交握在了一齐。两篇火热的唇也印在了一起。

有如此硕大美丽的花束放在家里,女人似乎永远都看不够,更何况她本是天生看花之人。坐于沙发,她在轻轻的看,轻轻的笑。站在茶几边,她也在细细看。笑容始终停留在女人的脸上。

男人观察着女人。女人轻轻吁了口气,

好是好,就是太贵了点。

男人笑了,我觉一点都不贵。80元值!80元就换你这么的开心和快活,我觉得真的很值,一点都不贵!

女人依着男人,深情地看着他,谢谢你。

嗯。男人轻轻亲了下女人的脸,不要太在意,你太在意,我也会紧张了。

嗯,是的,生活该怎样过就怎样过,是不是?

对!男人和女人会心地笑了。

那我现在就从浪漫的顶端退回到凡俗的生活,我去给你们包春卷吃啊。

厨房里传出女人在砧板上剁肉的声音。过了一会,女人端了满满的馅料和皮子,坐在餐桌旁忙乎起来。

男人心疼的说,干吗自己包,为什么不买现成的?

我想自己试一下。再说自己包的应该好吃些吧。

哎,这是地菜,就是我们小时的地米菜,在草坡上可以到处看到的,你小时见过吗?

男人正看报,支吾着说没。

女人包好了春卷,又在锅里炸起来,不一会,金黄酥脆的春卷就端到了孩子和男人的手上。女人吃了好多,把前一次的遗憾好像全补回来了。晚饭都不想吃了。可男人却说,肚子又饿了,你去做饭吧,有鱼没,晚上做个鱼吧。

女人本已有点乏,要在平时,女人兴许会说,还有菜,鱼今天就不弄了吧。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情人节,男人深情的送了自己一束爱的玫瑰花,自己不能连他的这点小要求都不答应,何况这本是自己份内的事。

女人含笑从冰箱里拿出鱼块,解冻剁成小块,洗净,做了男人喜欢的口味。

时间真快,男人孩子已吃完,各自干着自己的事,女人把家又收拾得井井有条,她一天的工作全告一段落了。女人洗手出来,见男人正张着双手,深情的望着自己,

来,到我这坐一下。

女人也学着电影里的样,大张着双臂几欲激动的扑向男人的怀抱。两人笔直的陷在沙发里,一齐哈哈大笑起来。

房里的孩子对这早已见怪不怪,他已习惯他的父母之间这种无限的亲密接触。或许两个大人的动作太过火,房里传出故意大声的咳嗽的声音。

两人轻轻地吁了声。

我爱你!

我也爱你!糟老头子。

你是不是铁了心要跟我一辈子?

当然,打死我也不会走得。两人又哈哈地笑作一团。

时间已不早,女人先睡了,随后男人也睡了。女人感觉男人的手在不停地“骚扰”自己。男人在那头轻轻地唤着,

过来,过来,亲一下。

女人不依。不行,我要睡了。要过来你自己过来。嘻嘻。

男人依然在那头不依不饶,使女人不得安生。

这个浪漫的老家伙,情人节里又生出什么花样来了。女人终究斗不过男人的纠缠,拿了枕头睡到了男人身边。

一人睡一头多舒服,干吗要睡一起啊。

今天情人节,多亲亲么。

真是个老色鬼。

到五一我们就结婚15周年了,是吗?

是啊,都老夫老妻了,还学了年轻人的浪漫。

哪里老,你四十都不到。你认为你老了吗?

不啊,我觉得我不老,很年轻啊。可惜你早已是个糟老头子,都奔五的人了。女人呵呵笑起来,男人揪了下女人的鼻子。

哎,说正经的,结婚十五周年好像叫什么“水晶婚”,到时我们怎么庆祝呀?

男人一时没吱声,女人又追问了一句。

男人扭过头来,一脸坏笑。

到时怎么庆祝?到时把你摁在床上搞几下。

啊!你这个老东西!和你说正经的,你又胡说八道,又欺负我。

女人又羞又恼,狠狠地骂着男人,羞得头都抬不起来,一头扎进了男人的怀里。

男人的最趁势捉住女人的嘴,死死地吻起来。

女人觉得他的劲好大,又变得浑身亢奋起来,呼呼地喘着气,下体也慢慢膨胀起来。女人费了好大劲推开男人,

轻点,孩子就在客厅,别让孩子听见。

男人又想凑近,女人小声的语气重重地说,

好好睡觉,乖,别瞎闹了,啊。

女人像哄孩子样地哄着男人,男人也孩子似的“嗯”着,闭上眼睛,睡了。

女人在一点一点的慢慢回味中,也慢慢睡了。

室内依然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很香甜。

邯郸看癫痫病医院好吗
北京癫痫专科医院如何选择
北京癫痫病公立医院

友情链接:

无功而禄网 | 指甲盖有坑 | 海湾战争全史 | 不灭仙枭 | 立拍得相纸 | 丝袜性感 | 鬼片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