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羊城通客服 >> 正文

【江南小说】青春走了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一个还算是有点阳光的下午,冬天。

她说她是很讨厌这惨淡的阳光的。这样的阳光会让她心慌。要么是没有阳光,要么是阳光灿烂的样子,这样会比较好。我说那你一定不会喜欢冬天。她说才不呢。她喜欢男生穿很粗很粗的毛线衫,颜色要很纯很纯的那一种。然后配一条运动裤,一定很帅的样子。我说那我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不够帅。可是,我却很喜欢冬天,真的。

她说这几天我心情不好,所以陪我逛街。我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南方的冬天,小城的冬天,虽然风不会很冷,但至少风会很大,会有受冻的感觉。于是,我们穿着很胖的羽绒服。她的衣服背后有顶帽子。我把帽子掀起,盖到她的头上。她说戴帽子很难看的。我说我只是想看看而已。她索性就把帽子戴上,然后还把帽沿的橡皮筋拉紧。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大踏步地往前走,很可爱的样子。

我们只是在街上走。她问我把外套敞开不拉拉链不冷吗?我说不冷,我习惯这样。她说我有很不好的习惯。还是把拉链拉上吧!我说不好,她就帮我把拉链拉上。我哭笑不得。我说你忍心让我感觉到别扭吗?你帮我拉上了我又敞开了不还是一样?她说你敢,撅着嘴的样子,你若敢我就和你急!

而小城的发展这几年还是很快的。有很多老的地方都已经变了样,只有西部的一些地方因为太老了而没有什么变化。我们正好从东往西走。在小城的最西边,该有一个叫望江门的地方,很久很久没有去过了。

而我们的走路是没有目的的。街上有些人。随人流一直往前。在十字路口的时候,我们就都没有了主意。然后她对我说玩一下石头剪刀布吧。她赢了往左,我赢了往右。我说那不是没有往前的吗?那就打平了往前吧。然后我们会真的玩起来。

当天色渐渐暗下来时,她说她要回家了。她让我不要那么想不开。她说美其实也有很多无奈的。什么事情只要想开了就没有什么了。她问我会去哪里。我说上网吧。其实我是没有想好了要去哪里的。她说我多半还是个寂寞的人。我说,喜欢文字的,多少是有点寂寞的。

在她走后,我一个人。在南方的小城市里。冬天。向着这个小城被人遗弃的部分,西边走去。路过一个广场。我在广场的周围转悠了一会儿。因为这儿有一排的法国梧桐,即便是脱落光叶子的样子在梧桐下散步仍是一种幸福。说不定,丘比特也会在此转悠,而听到了我的祈求。

在广场的角落里有几条石板凳。若是夏天,这儿该有很多人。可是现在,没有几粒人了。大概也是像我一样没有目的而又不怕冷的人。在这个角落里,我看见了他。

我初中的同学,现在的校友。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早已看到了我。他身边的女孩子我却未曾见过。我问他不冷吗?他说还好。还好的还有冻红了的手。我也不是一样?他问我最近过得可好。放假了怎么还不回家?我说心情不好想随处走走,明天回家吧。乡下。然后他让他的她先走,我们一起去吃饭。

我问他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说已经几个月了吧!乔知道吗?他说乔是知道的。我说你不是曾经答应过要和乔一起,还要一直到大学的吗?而现在距离高考仍然有半年。他只是平淡地笑了一下。那种苦涩,兴许谁也不会知道。他只说他和乔有些不合罢了。

他说,他已经开始学吉他了。在离开乔的那个时候开始了的。他喜欢这种节奏。他说,在都市的快节奏中,他不再有别的依靠。他会喜欢吉他。他说,有一天,朋友也许会走,可是只要你愿意,吉他永远不会走,吉他的这种节奏也不会走。即使是在午夜里,也是可以听到吉他的节奏的。

他说他开始明白我的生活了。明白我喜欢文字的理由。

我说你真厉害,我没有你那么高的悟性。他说你就别说笑了。我说是真的,我在为自己的事情而烦恼,我有很多的牵绊。要不,我现在说不定已经出名了。他说你才不会是那种追求名利的人呢!我问自己,我是吗?

他问我有没有安的消息。我只是摇了摇头。

安。在初中毕业以后就走了,去了更热的南方。他因为没有更好的成绩而进不了重点高中,因为家里的情况而只能外出生存。只是为了生存,他比我们更早地去熟识了这个社会。曾经是给过我几封信的。后来不再有消息。或许是因为他生活的忙碌,或许是因为他工作的不稳定没有固定的住所,或许他已经渐渐地将我们遗忘了,或许,

他说在现在这个年代,没有文凭就没有能力,没有金钱就没有权力,想要逃离就是叛逆。他说我们这一代,只是为了生存,就要变得不一样了。

我说好好努力吧!你可以回家练练你的吉他。他笑。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可是这个城市仍没有要睡的意思。在最黑暗快要到来之前,这个城市会狠狠地热闹一把。然后精疲力尽的睡去。而我仍然一直地走,风很大很大的样子。我看到了路边的花坛。我坐在路边,想起美。

其实,这几天都在想她。整个思绪被她占满。那熟悉的面容,那明亮的眸子。我喜欢的那双手。曾经的冬天,因为我的怕冷,因为我的手的怕冻,是很少出来的。出来的时候,美会用自己的温暖的小手帮我搓手。虽然我的手仍不会热起来,可是,我已经很感动了。幸福的感动。她说,我的手因为干燥而变得粗糙,要多喝水。

而现在,我一个人在寒风中。没有什么会比手更冷了。干燥而粗糙。冰冷。我只是坐着,习惯了,风便不再冷了。真冷无感于冷。是不是寂寞和麻木可以抵御风寒?

看都市的霓虹,来往的行人。夜有点深了。霓虹依然有着诡异的色彩。可是,行人匆匆,后来就很少很少了。我才记起,是不是该去上网了?

又是一个在网吧的夜晚,该在这里过吧!想起明天就要回家,有点莫名的心痛的感觉。

她说我怎么这么晚才来。她都等了几个小时了。我问有事吗?她说没有。只是在网上一直找不到我,以为我一时想不开,死掉了!

我笑了笑。哪里便几乎要扯出血来。哼!我只是轻轻地敲打键盘。她说自己就差报警了。我说那你现在可以安心地去睡了。她说好的。不过,要我讲个故事。我说那好吧。

从前有个男人叫张三,有一天他碰到了一个女子叫翠花。于是,他们相识、相恋、相爱、结婚、生子,然后老了,死去。他们的儿子叫张四。有一天,张四碰到了李花,觉得漂亮。于是,他们相识、相恋、相爱、结婚、生子,然后老了,死去。生的女儿叫张翠。张翠看上了李四,于是他们也相识、相恋、相爱、结婚、生子,然后老了,死去。……

完了?恩,完了。她说她都看得要入睡了。她说这什么故事啊!她明天要去车站送我。我说那么积极,起得来吗?她说看了这样的故事不积极才怪呢!我说明天早上你一定可以在车站看到我的。她说要保重自己,要想开,才下网。

而实际上,美也是在网上的。一直在。她开着QQ,可是我没有勇气给她什么话。虽然我是很想挽留的。只是,我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了。

我在给美写邮件。在深夜里,用粗糙的手指抚摩冰冷的键盘。感觉是自己冻了一整天了。很冷,也很累。我是喜欢文字的。我想,我该不会讨厌寂寞,也不会喜欢。只是习惯罢了。

一边写邮件,一边连续不断地听Bon·jovi的《Ranaway》。这种音乐也许很适合我现在的心境吧,我是这样想的。而在这样的夜晚,有这样的氛围,我几乎写不出什么好的或高兴的文字来。只剩下些什么。本来是想挽留的,却不知道写成什么样了。不知有没有挽留的痕迹。

看见美的QQ头像消失了,心里一阵子的疼痛与迷茫。已经很晚很晚了吧。她也真的该去睡了。美,走得这么坚决,走得这样义无返顾。一点消息都不给了。

而时间已经是近12点了。有人说,爱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很多的理由,而不爱一个人了,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不爱了。是否可以说成两个人在一起可以有很多理由,而分开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合适在一起了。

还要那么多的美好祝福做什么,还要那么多的美丽誓言做什么?祝福太沉重,誓言如风。

在确定发出邮件的时候,却因为超时了而失去了所有的文字。因为文字未曾保存。难道感情也要保存吗?想为美再写一封的,却没有多少的思绪可用了。没有了那种一定要说的冲动。

在这样的夜里,只剩下疲倦。突然感觉很冷起来。网吧里有好些人的,为什么还是会冷?冷的手指,冷的灵魂。想美,不能不想美。有漂亮的身影近了又远了的感触。可是她下网了,也许已经睡了。如果她还在,我一告诉她,我很爱很爱她。明天,我就该走了,离开这个城市。也许天亮的时候,会有个好的阳光灿烂的天气吧!所有的希望都不是现在,都是不确定的未来。因为不确定,所以才会有希望。若希望是现在,希望会马上破裂、离开,就无所谓希望了。

有人给我消息说外面下雪了。是乔。

我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她说在玩游戏,自己一直是隐身的。只是刚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雪,在南方的小城,下雪是不容易的。

乔说,她想出去走走。我想也应该吧!那个他现在会在做些什么呢?会在午夜里弹起吉他吗?还是站在阳台上看天空中大片大片的雪花?雪花会是大片大片的吗?不知道。一切都不能确定吧。可是,乔是该出去走走了。我说要我陪吗?她说不用了。兴许,她也听说了我和美吧!

夜里的悲伤。人的悲伤。天气也一起悲伤了。

还是很累。和乔说话,她已经没有回话了。是出去了吧!外面的雪会否和想象中的一样呢?想起曾经写过的一段话:

在午夜里该有一场大雪。在大雪中一切都变得像一场葬礼,死去的是青春。青春来了,青春走了。像一场午夜里的电影。电影写满了古老的恋情,在黑暗中歌唱年轻。

而现在,真的有雪了。

从网吧出来,外面几乎见不到人了。小城似乎已在入睡中。雪花很大。大片大片的白色落在小城,也落在法国梧桐上。昏暗的灯光,在大雪中变得晶晶亮。梧桐光秃秃的样子像是在哭吊着一曲哀歌。

我好不容易地拦了一辆车,没有什么理由的,便去了望江门。好久好久没有去过的地方。初中的时候,常去,常常那么多人一起去。那一个班级,那一群人。而现在呢?只我一个人罢了。在有雪的午夜。

而这里真的很安静,像一个人老去了的岁月,像一个人遗弃了的记忆。是这个城市老去了的,被人遗弃了的地方。是我们曾经的承诺,承诺过的岁月的记载。曾经的我们,那个他、乔、安、我,还有她,是多么开心地在一起啊!可是,长大了呢?先是安的离去。剩下的虽然在一起,却因为他和乔的关系而没能完整地在一起。曾经说要一起念大学,曾经说要永远在一起,曾经说要多少年后一起在这里相聚,曾经的曾经,现在都已过去。

我知道,只有这里的城墙会一直地存在,留着我们当时背靠背的身影。还有半年,也许我也会远走他乡。这里,又会否更加地寂寞呢?

我看着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落在桥上,落在江上。江的那一边是一片的空旷,是一片的黑暗。这里的这座桥,桥头的我看另一头。桥灯照亮的地方会一直通向何方?

有风,不是很冷;有脚步声,近了。

我回头看,是乔。她走近我,问我怎么也出来了,还来了这里。我笑,扯动嘴角,只是想来看看罢了。她说,因为熟悉,走着走着就来了这里。

我知道,这里有她不可磨灭的记忆。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呢?而这一切又能怎么样?乔说,大雪会覆盖一切的。我说,真的可以吗?

我们只是都触着了对方心里的伤痛罢了。我们不说话。死一样的寂静。只有大雪疯了一样地下着。没有喝彩,没有呐喊。

好久,她说她该回去了。她该继续她那没有结束的游戏。我说我还是再待一会儿吧!然后她走,静悄悄的样子。雪依然在下。当乔消失在雪中,消失在黑暗中的刹那,忽然觉得心中有一片的空虚了。

雪花不断,却不能塞满我的思绪。我开始坐下,坐在望江门靠城墙的一个角落,连风也会遗弃的地方。而我问,这雪什么时候会停?

而这里,现在该不会再有人来的。

我看那一座桥,看什么都看不见了的江面,看漫天飞舞的雪花。我伸手去接,雪花落在掌心,却没有化。

也有雪花擦过我的脸,进了衣领。我是怕冷的,可现在不冷了。我只是感觉有点累。也许像乔所说的,歇会儿还可以继续地去完成未完的游戏吧!

我闭上双眼。想美。很想很想。想她入睡的样子。想自己明天,不,是早上还要回家。想现在的大雪,很大的雪。便这样睡了。

在午夜的大雪中,死去的有何止是青春。

2003.8于上海

癫痫病治疗最好方法
山西癜痫病医院
如何诊断女性癫痫病呢

友情链接:

无功而禄网 | 指甲盖有坑 | 海湾战争全史 | 不灭仙枭 | 立拍得相纸 | 丝袜性感 | 鬼片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