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天跑酷更新时间 >> 正文

【江南专栏★忽而今夏】倾城一笑,回眸千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你倾城的微笑,征服了我所有的寒冷。

千年冰封,都在此刻得到融化。

一笑倾城,回眸千年,流连忘返,久久不已。

——题记

1

冬日的阳光在冗长的日子里显得多么的奢侈,我在这座琉璃瓦墙的小花园里,安静的坐在石凳子上看着书。

距离腊八还有一段日子,家里的仆人却早已着手准备了。只见瑛姑在厨房里忙碌地张罗着,我揣书本,回到屋内。

“小葵,你来一趟厨房吧。”瑛姑在厨房里大喊着,我应了她一声,“嗳,知道了。”我放下手中的书本,往厨房里直奔去。

瑛姑看见我的样子,说:“小葵,这是刚刚出炉的面包,拿一个去吃吧。”瑛姑是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老婆子,来家里做仆人很久了,她是看着我长大的,据母亲说,瑛姑曾经还当过我的奶娘。

厨房的烟气总是很浓,我连连咳嗽着,瑛姑见此状,便说:“小葵,你回屋里去吧。嗳,赶紧把面包吃了吧。去殿堂里等太太老爷回来吧。”

我随即离开了厨房,爹娘在这个时候迈着步子回来了。毕竟是年老的缘故,爹似乎有些显得老态龙钟的样子。我远远的便看见了他们,说:“您们回来了?买什么好吃的了么?”手里的面包还是热乎乎的,我还没来得及吃,瑛姑便匆匆忙忙的走出来,围裙系在身上,倒显得她有几分慈祥的样子。

“嗳,太太老爷回来了。”爹娘看着瑛姑的样子,连忙说道:“瑛姑,小葵乖不乖啊?没给你捣乱吧。”

“嗳,老爷,您这是什么话,小葵可是一个乖孩子。是吧,小葵”说着,瑛姑摸了摸我的刘海,我点了点头,随后,她接过娘递给她的东西,便继续回到厨房里忙活去了。

我亦随着爹娘回到了屋内。屋内的气温总是温暖的,爹娘襟危而坐,我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他的样子。

娘坐在旁边,正捧着一杯暖茶喝着,她把我拉到她的旁边,说:“葵儿,你也不小了,你爹想要你去跟先生念私塾,你去么?”

“嗳,这么早就要去私塾了呢?”池葵撅着小嘴,娇声娇气的说着。

池月以站起身,抚摸着池葵的头,说:“葵儿,私塾有先生可以教你念书认字,何况,爹跟娘也希望你可以成才啊。”

池葵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哦。池月以笑了笑,池葵慢慢的走近他,说了声:“爹,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

“怎么了,丫头,你很急么?”他倒是问的很迫切的样子。

事实上,池家在京城上也颇算有些名气,池月以在早年的时候,靠盐商为生,倒也赚了些钱。更何况,池家与胡家是世交。如果没有胡家的护荫,池家也不可能在方圆百里以外有更好的名气。自然的,池月以一直都希望自己的闺女有所出息。

“爹,我想去看看肖公馆看肖默,嗳,怎么样?可以么。”池葵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池月以嘴里叼着烟,烟雾之间慢慢的弥漫开来。

“葵儿,你真的那么想去看他么?”

“嗯,你让小翠带我去不就好了么?”池葵的确是很久没有见到肖默了,颇是想念,所以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肖默与她自幼青梅竹马,池葵早就把他当成哥哥,池月以不大喜欢自己的女儿跟他们来往,只是既然她已经提出来,倒也不好拒绝。

“那好吧,你让小翠跟你一块去吧。”池月以终于答应了,池葵脸上的小酒窝在微笑的时候显露出来。

“你小心点啊。”薛柳小心翼翼的叮嘱池葵。

池葵连头也不回的拉着小翠离开了家。

2

京城总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更何况,腊八节又即将到来,仿佛小贩们都心甘情愿的招徕客人,只见狭长的街道,两旁是满满的小档口,喧闹的吆喝声,传遍大街小巷。

池葵不禁想着:嗳,这么有节日气氛,不去真是可惜。

“小翠,我们坐黄包车去肖公馆吧。”池葵提议着。

“小姐,这里离肖公馆也不是很远,不如走路去吧。”

“嗳,你怕什么。走吧。”池葵拉着小翠,匆匆忙忙的走着。

走了许久,终于有一个黄包车的车夫向她们招手,“嗳,小姐,去哪里?”

“去肖公馆。”

池葵拉着小翠,上了车,黄包车的车夫努力的拉着,豆大的汗滴爬上了他的额头上,他偶尔回过头跟她们聊几句。

路程不是很远,但对于池葵来说,这几条巷子的距离,却足以有彼此之间触碰不到的距离那么长。

终于还是来到了肖公馆的门口,门口的一大盆桂花,满满的香气,黑色的油漆大门紧闭着,门口的牌子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肖公馆。

池葵叹了一口气,探头进去看了看,喊了一声:“肖默哥哥。”

肖家的仆人似乎听到了她的叫声,便迈着步子走出来,开了门,“嗳,是池大小姐啊。快进来吧。”随即,池葵跟小翠走进屋内,双手不断地往嘴里呵着气。

肖默的母亲叫莫流言,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女人,高高瘦瘦的个子,穿着一袭旗袍,坐在红木的凳子上,翻着一叠旧报纸。

池葵仔细的上下打量着她,轻唤着:“伯母。”她才回过神来说:“嗳,小葵,你怎么来了。月以他们呢?”

池葵笑着说:“我爹他们在忙,恩,特让我来看看您们呢?嗳,肖默哥哥呢?”

“噢,肖默啊,他出去了,你要不要等他一下?要么,你陪我聊会吧。”莫流言对池葵说。

池葵心里并不是很乐意,但是既然长辈开到口了,也不太好拒绝,她生怕别人会说池月以的女儿怎么怎么样,这倒会影响到父亲。

“嗳,我爹说,明天要让我去念私塾。”池葵满心不在乎的说着。

“私塾?”莫流言一脸的不解,她不懂得池月以为何要送自己的女儿去念私塾。

“你想去么?”

“想啊,伯母,我想学写字呢。”池葵没有想到她的这句话,惹了莫流言的妒忌。

“呵,这样啊。”莫流言冷笑了一声,池葵开始察觉到些什么了,便顾左右而言他,眼神迷离。肖默在此时回来了,池葵许久未见肖默,便跑过去拥抱他。

“默哥哥。”池葵满带笑容的喊着他,肖默怔了一怔,才回过神来说:“嗳,葵儿,你怎么来了?”

“嗳,想你呗。来,进屋聊。”池葵倒是显得落落大方的样子,毕竟是肖默家,熟悉的环境,倒也没必要过分的拘谨。

肖默跟池葵走了进屋子里,仆人为他们端上了两杯热茶,肖默关心的问着:“葵儿,你最近怎么样?池伯伯和伯母都还好么?”

“恩,他们身体并无大恙,就是我爹的腿脚不像之前的那么灵便而已,那你呢,肖默哥哥?”

“我么,就那个样啊,我能怎么样?”肖默的样子看上去很不满生活似的,他眉宇间的气轩还在,只是多了几分幽怨,池葵是个聪明的女子,她没有问什么,捧起那杯热茶,轻噘了一小口,与肖默寒暄了几句,便告别了肖公馆。本来以为有多盼望看到他,现实的存在,总是这般的残酷。

离开的时候,肖公馆门口的桂花香依然飘着,池葵拉着小翠就这样离开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时分了,池月以看见池葵回来,连忙问着:“哎,你怎么才回来?”

池葵满脸的委屈,让人心疼,薛柳放下碗筷,顶着寒风,把她抱在怀里。

池葵哭着说,“爹,我要去读私塾,爹,我不要跟他们在一起了。”

池月以大概也猜测到了什么,只是说了一句:“葵儿,先吃饭吧。”

仆人们都站在一旁,桌上的饭菜很多,大多数是池葵喜欢的菜式。池葵没有想到,她与肖默之间的隔阂是那么的深,是不是真的如父亲所说,池家与肖家,真的不能有交叉点么。即使她在很久以前认定,肖默是个知书达理,懂得甚多的男子。原来认定的,总是比现实的多好多倍的变化的。

饭席过后,池葵站起身离座,回到房间里。

房间距离西厢有一段路程,中间经过一个小花园,碧绿的青藤沿着栏杆蔓延开来,绽放着一朵朵的花瓣,池葵慢慢的走近它,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摘一朵嗅了嗅,说了一声,嗯,真香。小翠在身旁陪着她。

“小姐,我知道你不开心,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小翠的眼神满是悲伤,从她第一天进池家开始,她便与池葵建立起很好的姐妹关系,虽然小翠是仆人,但是在池葵的心里,小翠早已是自己的妹妹了。

池葵转过头来看着她,把刚摘的花递给了她,说:“小翠,你也闻一下吧,看,多香。”

小翠呆呆的看着池葵,说:“葵,你不要这样郁结,可以么。”

池葵站起身,说:“放心吧,我没事,小翠,你先回房间吧。”

池葵离开了小花园,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孓然一身的人,始终留有未知名的落寞。

3

翌日,终于还是来了,池葵早早的起来了,阳光投射进窗户里颇有几分温暖的情意。

池葵打开门,呼吸着空气,凛冽的寒冬,奢侈的阳光成为了唯一可以温暖证明的点缀。

薛柳那天穿着一袭碎花的长旗袍,敲了敲门,走进了池葵的房间。

“葵儿,我带你去先生那里吧。”

池葵正好梳洗完毕,换好了一条白色的素色长裙,看见母亲,已经进来了,便说:“娘,我们走吧。”说着便牵着母亲的手,往私塾走去。

私塾离池公馆很远,有大约三公里左右,池葵与薛柳出了门,便叫了一辆黄包车把他们载到了私塾,名字池葵到现在还记得,叫三味杜书。因为先生姓杜,也就把自己的姓写进去罢了,车夫把他们载到私塾以后离开。

到达私塾以后,薛柳把池葵引到杜家泽的面前,杜家泽是这一带有名的先生,先年曾在外留学,鉴于局势的变化,只得回来办个私塾赚钱,杜家泽也算是一表人才,大约二十五岁的样子,板头,头发有些生硬的样子,穿着灰色的中山装,一双黑色的皮鞋,闪闪的发着亮。池葵把他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一遍,她的脑海里突然有光影闪过,似乎与杜家泽有关。

“杜先生。”薛柳轻喊了一声。

杜家泽放下手中的书,回应了一声:“池太太,您来了。”

“嗳,杜先生,这是我家的丫头,今天我把她带给你,让你好好教她吧。”

杜家泽蹲下来,抚摸池葵的头发,说:“嗳,池太太,我看令媛也是聪明的孩子。”

“我不是孩子,别把我当孩子。”池葵大喊着,这一举动吓到了薛柳,她瞪了瞪池葵,一脸的怒气,的确让池葵害怕。

“那我把她交给你了。杜先生。”薛柳对杜家泽说。说完,薛柳把池葵交给了杜家泽之后坐黄包车离开了私塾。

杜家泽把池葵带到了一间狭窄的房子里,房子里有好几个学生,年纪与她相仿,个子不算很高,池葵还记得,私塾的布置有很浓郁的书卷气,正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麋鹿的图画,背景是在一片草原上,昂头的样子,甚是神气,左右两旁的书桌的桌脚有些磨损的痕迹,地面还算干净,大概是刚刚打扫过吧。

杜家泽安排好池葵坐的位置之后,便拿起书本,大声的与学生们朗读起来。池葵目不转睛的注视他,虽然池葵的年纪不是很大,只是她还是对情感的朦胧有些许的认知,哪怕是一点,她也有些骄傲。

女子,一旦认定了,便总会在他人的身上找寻一点属于自己的力量的。

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朗朗的读书声从书房里传出来。

在杜家泽的眼中,池葵算是乖巧的孩子,薛柳在下午的时候把池葵带回家,她问了问杜家泽:“先生,我孩子念书乖么?”

杜家泽微笑着说:“池太太,您放心吧,令媛很乖。”

“嗳,那就好,那我先带她走了。”薛柳把池葵带回家里。街道的人依然喧闹不已,中途路过一家餐馆,门口竖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百乐,欢迎您的到来。

池葵把目光放在那里很久,薛柳问着:“葵儿,你看什么呢?”

“嗳,没事呢,随便看看罢。”池葵漫不经心的说着,走了许久的路,终于到家了。池月以在大殿里抽着烟,仆人看见池葵回来了,连忙冲出去开门,对池月以说:“老爷,太太和小姐回来了。”

池月以放下烟斗,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爹,我回来了。”池葵一进门便与自己的父亲打了招呼。

“葵儿,你回来了,怎么样,先生教的好么?”

“嗯,还不错的先生。”池葵满脸的笑靥,池月以知道自己送她去念私塾是没有错的决定。

即使在当下,“女人无才便是德。”这种思想,一直都在灌输,根深蒂固,只是,他是池月以,更何况,池葵是她唯一的女儿,即便是多根深蒂固的思想,他也愿意让池葵多念点书,让她成为知书达礼的大小姐。

“小姐,水热好了,先去洗吧。”小翠站在池葵旁边,轻声的说着,池葵点了点头,便起来对父母说:“爹娘,我先梳洗去了罢。”

“去吧,等会我再找你。”薛柳淡淡的说着。

池葵随小翠去到了澡房里,澡房的木门早已退去了原来的大朱红色,池葵走了进去,小翠顺手把门关上,澡房里的木盆很大,小翠帮池葵脱去外衣,爬进木桶了,雪滑的肌肤,温烫的水蒸气慢慢的凝散,胭脂的香气,在空气中凝结起来。池葵闭着眼睛,肆意的享受着。

半响,池葵才梳洗完毕,换好衣服,走出了澡房。池葵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小翠随她一起回到房间里。

“小姐,你心情不错噢。”小翠故意逗她,只见池葵只是笑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她。

关于癫痫病产生的原因
癫痫应该怎样去医治
广州癫痫病研究所

友情链接:

无功而禄网 | 指甲盖有坑 | 海湾战争全史 | 不灭仙枭 | 立拍得相纸 | 丝袜性感 | 鬼片中文版